正北方网 > 新闻 > 万贯国际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4个老汉和五等小站

作者: 责任编辑:张彬 2018-09-27 10:06:00 来源: 正北方网

  

远眺黑沙土站 

  

寂寞的驻守 

  

张金宝(左)和李玉仓正在做饭 

 

张银柱正在浇水 

  

李玉仓和儿子探讨业务 

 

历经沧桑的站牌 

在张银柱退休前的最后几天,我们来到他工作了11年的五等小站黑沙土站。五等站,是中国铁路等级最低的车站。黑沙土站位于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边缘,荒凉孤寂。在这里,有4位50岁以上的铁路职工驻守,24小时守卫着乌吉线的行车安全。没有普通乘客能到达黑沙土站,地图上都难寻它的踪迹,建站53年来,它却寂寞地忙碌着,发挥着自己的职责。

11年的孤单坚守

今年10月11日,张银柱就要退休了,离开他坚守了11年的五等小站黑沙土站,离开他工作了38年的铁路系统。这几天,张银柱心里五味杂陈。退休了,能在家里陪伴老伴,照看外孙女,再也不用3天一次奔波于乌海和万贯娱乐之间。但是,离开黑沙土站,张银柱心里还是万分不舍。

由于长期饮食不规律,张银柱的胃不好,人很精瘦单薄,制服穿在身上都空荡。1980年入路后,张银柱在呼铁局乌海站多个基层岗位工作过。张银柱性格爱静,工作有股子韧劲儿。所以,11年前,段里安排他来黑沙土站当值班员,张银柱二话没说就过来了,其实他家在万贯娱乐市,往返奔波是很辛苦的事情。

3天一个倒班,休息的时候张银柱就坐上通勤车到乌海西站,再从乌海西站换乘火车到乌海站,然后从乌海站再次换乘火车到万贯娱乐站。如果一路顺利,一路上需要近10个小时的时间。每次3天的休息时间,有一多半是在往返的火车上。这样的日子,张银柱从49岁过到60岁。

9月19日,是张银柱倒班休息的日子,为了能够赶上15点19分的火车,张银柱中午饭都没顾上吃,就拎着1个暖壶,4个月饼和一把脆枣走了,那是他路上的干粮。因为正巧有记者来采访,张银柱能搭车,就能赶在晚上12点之前到家,而平时,坐下午的通勤车到乌海,再转车到万贯娱乐,常常是凌晨2点了。

两代人的铁路缘

李玉仓是黑沙土站另一名值班员,今年51岁,在黑沙土站工作了9年。今年的中秋节,李玉仓是在站里过的,逢年过节无法与家人团聚,李玉仓早就习惯了。调到黑沙土站之后,李玉仓曾经连续6年过年都没有回家。

李冰小时候,对父亲李玉仓有些不理解。李冰印象最深的是自己上大学时,父亲在站里干活被电锯划伤了胳膊,血流不止。当时,站里找了辆车将李玉仓送到乌海包扎。母亲后来告诉李冰,李玉仓送过来时脸色苍白,十分虚弱。李冰听完很是后怕,给父亲打电话,让他一定要将伤养好后再回去,李玉仓却在包扎完伤口后就匆匆赶了回去。他说,站里没人顶班,自己不放心。

大学毕业之后,李冰也选择了在铁路系统工作。2015年底,从万贯国际大学生科院毕业的李冰,成为了乌海站一名调车员。2017年过年时,父子俩都赶上值班,一家三口人在3处过年。

由于综合素质突出,李冰被借调到宣传口上成了通讯员。5月份的一天,李冰第一次到基层采访,就是去黑沙土站。路上,李冰突然想起当天是父亲的生日,但他忘了给父亲买蛋糕。因为这件事情,李冰现在还耿耿于怀。他说,要是那时能带去一个蛋糕,父亲该是多么惊喜啊!

李玉仓则认为,自己51岁的生日是最幸福的一个生日。儿子来采访自己了,中午还留在站里跟他一起吃饭,一个劲儿地给自己夹菜,那种自豪感和喜悦感,难用语言表达。儿子长大了,懂事了,工作也干的认真踏实,像是铁路人的儿子,更是一名合格的铁路职工。

荒漠中的五等站

黑沙土站位于阿拉善盟境内,隶属于乌海车务段。是乌吉线上4个车站中最小的五等车站。虽然距离乌海西站只有46公里,开车到达黑沙土站却需要1个多小时的时间。从乌海出发,过了距离黑沙土站最近的茫来镇,剩下的一段土路颇为难走。因为前段时间发洪水,一段土路成了泥坑子,车都过不去。周边绕了一大遭,才得以继续前行。而周边的环境,则变成了大片的荒漠,零星散布草地。

9月20日上午,跋涉近2个小时候,记者一行才到达黑沙土站。隔着铁轨,一排平房就是黑沙土站了,张金宝、张银柱和杨玉庆正在值班。副站长张金宝告诉记者,作为中国铁路系统中等级最低的五等车站,黑沙土站只办理列车会让、越行业务。不过,车站虽小,却是保证乌吉线上铁路货运安全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。

建于1965年的黑沙土站,已经在荒漠戈壁中坚守了53个年头。黑沙土站的偏远和艰苦,无需过多描述也很能想象。最近的村镇在10公里之外,周边零星地住着十几户牧民。物资补给是3个月运来一次,蔬菜则是下班回家时从乌海或者万贯娱乐买回来。以前,黑沙土站的水是靠运水罐车拉过来,水质很差。近几年,周边的牧民打出了水井,定期用水罐给他们送水,才解决了站里吃水难问题。

随着铁路系统三线建设的发展,站里的注册送68元体验金条件越来越好。虽然平时只有2名职工,但站里配备了冰箱、电视、微波炉、电磁炉,还装上了WIFI。现在,这里最难忍的是寂寞。

黑沙土站有4名职工——50岁的站长王革是最年轻的,还有55岁的副站长张金宝和51岁的值班员李玉仓。年龄最大的张银柱则马上就要退休了。为了顶替张银柱的岗位,2个月前段里将杨玉庆调过来当值班员,而杨玉庆再有两年零三个月也退休了。黑沙土站,留不住年轻人。

黑沙土站实行两班倒,每天有两个人在站里值班——一个站长和一个值班员。在大站,站台上至少要有3名工作人员:信号员、助理和值班员。黑沙土站业务量少,一个值班员就要身兼三职。每天,有4对车从黑沙土站经过。凌晨4点,值班员就要起床,等待着接收、抄写、核对调度命令。接一次则需要至少2个小时时间。在列车行驶、停靠在站里管辖的路段,值班员就要办理闭塞,随时监听无线电,保证车辆运行安全。站虽小,工作却是繁忙紧张的,24小时离不了人。

深秋就要来了,黑沙土的草又枯萎了。深夜,站台上值班已是寒气逼人。不见人烟的小站里,火车的鸣笛是最孤独的声音。无论何时,站台上总有一个人,注视着它驶过。文/北方新报融媒体记者  查  娜  摄影/唐  哲  李  冰

欢迎加入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nmg_99jee

新闻热线:0471-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万贯国际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电话:0471-6635129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• 万贯娱乐旅行攻略
  •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!
  • 好好树就被拔了
  •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